您好,盖德化工网欢迎您,[请登录]或者[免费注册]
  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8484水果奶奶 >
  • 企业实名认证:已实名备案
  • 荣誉资质:0项
  • 企业经济性质:私营独资企业
  • 86-0571-85586718
  • 13336195806
  • 关于陈学冬的精美文章
来源:本站原创  作者:admin  更新时间:2019-09-07  浏览次数: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在《小时代》,陈学冬几乎扮演了一个与他本人相差无几的角色,或者说,他与周崇光这个角色产生了奇妙的关联感。他的孤独、无助、痛感,都被掩盖在了一张足以被人啧啧称赞的面容之下。他不是一个虚幻的漂亮宝贝,而是在不知不觉中,把苦伪装成了甜。

  他是这样上楼的:三步并作两步,手臂的摆幅很小。经纪人和宣传跟在身后,随他一起进了更衣室。在和化妆师简单寒暄两句后,他冲镜子伸了一个懒腰。

  这是陈学冬先生在我们布置的拍片现场度过的头几分钟。接下来的时间里,他懒洋洋地扫了一眼替他准备的衣服,礼貌地同时装编辑、摄影师及摄像问好,告诉他们“我是陈学冬”。经纪人耿旋小声问他,还有什么要说的吗,他想了想,补上一句,“麻烦你们了。”

  耿旋指的是“麻烦你们了”。这是她要求陈学冬做到的“客气”,在她看来,这个1990年出生的男孩在人情世故方面的经验仍旧可以用贫瘠来形容,“你们可能会因为他小,所以不怪他,但说实话,好习惯都是逼出来的。我也不要求他变得特别老练,至少,在有人为你付出劳动的时候,你一定要事先表示感谢,何况这一点都不难。”

  耿旋希望陈学冬能给人一种“心气沉稳”的印象,“这种印象将最终成为他的财富”,她强调说。事实上,这种沉稳已经初具端倪,拍片现场,陈学冬极为温驯地聆听摄影师的指点,并迅速给出反馈。他的脸上,始终洋溢着招牌式的笑容,有求必应,黄大仙心水论坛http://www.dzmyuhe.com niuniu8-24 1 niuniu8-24   ,应过还要追问,“要不要再来一遍?”

  他是熟练的,摄影师总结说。平面模特的经历为陈学冬带来了镜头前的自如感,他最需要摄影师指点的不是“学冬,给我一个表情”,而是“学冬,你可以稍微收着点”。一个有趣的类比是,陈学冬对镜头的享受程度,就如同粉丝享受他的美貌、单纯和孩子气,他对“棚拍”这样一种分工明确、协作精密,可重来、可挑选、可后期的打造方式充满了兴趣。两套片子的拍摄间隙,他兴奋地跑回更衣室,从箱子里捧出了一双鞋,自行搭配了一番——他觉得帅。

  在电影《小时代》,陈学冬饰演的美男作家周崇光被评价为“极度符合读者对人物外形的想象”。他依靠一种停靠于男孩和男人间的气质,迅速俘获了大批年轻粉丝的芳心。而在消费男色的时代,长得好,往往意味着先天优势,“颜控们”将率先从陈学冬这类“漂亮宝贝”处获得视觉上的愉悦,建立好感,尔后,才去衡量宝贝们到底价值几何。

  但陈学冬不觉得自己长得好看。“这张脸我看了20几年,再漂亮也看腻了”,他说,“我那时候去参加模特比赛,也不是因为我意识到了我的脸可以拿来消费,而是因为我想赚一点钱。我每周来回上海花费挺大的,不想让家里人负担那么重。”

  高三,陈学冬每周末从老家温州坐火车去上海求学备考,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半年。在那半年里,陈学冬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孤立无助,“我真的感觉天快塌下来了。”我们的采访,就从天快塌下来了开始。

  C:就是我去上海找老师学声乐,准备专业课。当时到了上海,也不认路,感觉没什么人情味,见完老师我爸就走了,留我一个人在莫泰(快捷酒店)。之后每次都是周五坐一夜火车到上海,周日回学校继续上课。

  C:对。那时候我觉得我太孤立无助了,没办法求人,只有老师给了我一些信心,但我的家里人完全不知道这些情况,他们也不能帮我。我真的感觉天快塌下来了,因为我还在担心考不上怎么办,是不是未来的方向就全乱了。学到后来,家里人其实有点反感了,说你每个月学费路费不少,课业也不管,成果呢?真的挺阴影的。

  C:因为从小学起我就是合唱团的,高中我也是以特长生的身份进去的。我们学校是重点,一年只有一个特长生的名额,我那一届就是我。加上我一直都在比赛,觉得音乐可能是我喜欢和擅长的东西,那就去追求。其实要能考上清华北大我也会选。

  C:哎,是啊,人家会认为,凭什么你唱唱歌就能进来,我们要考多少分才能进来。而且我每年都在温州市中小学生艺术歌唱比赛拿奖,许多人就觉得,我也练了很多年,为什么是你拿?你是不是靠了长相?

  C:也怪我是个很出挑的人。在学校,我不会考虑低调一点。比如请假,别的学生可能就偷偷跟老师讲,我不,我是当着全班的面大喊“老师我要排练,不参加自修了”。

  C:我就是这样的性格,我觉得我是为校争光啊,旋风管家是后宫动漫吗?又不是偷鸡摸狗。总有人会帮你说话,看到你可怜的人自然会站出来。

  C:不愿意。可能很多人觉得被人可怜了,心里会不舒服,但我还好,我如果真的掉进可怜的地步了,会找人交心。

  C:我觉得我小时候特别丑,因为胖。但我妈总说谁谁谁又夸你好看了,我就想,你骗我的吧?

  C:这张脸我看了20几年,再漂亮也看腻了。我那时候去参加模特比赛,也不是因为我意识到了我的脸可以拿来消费,而是因为我想赚一点钱。我每周来回上海花费挺大的,不想让家里人负担那么重。

  C:我不介意,人家说我长得丑我也不介意,那我怎么办呢?我求他说我长得好看吗?

  C:说实话,有点不能理解。在我眼里,崇光的形象和现在很多年轻人一样,处事方式比较随意吧。其实我生活中也是很乱的,如果阿姨不来打扫,我绝对不会管;放在冰箱里的食物发臭了,我也没想过扔。除了你说的高贵感,进入他的生活并不难。

  C:我那时候觉得我看不见妈妈了。7岁的时候,我父母离异,那时候我一年多才见她一次。有一回,好长一段时间都没见到她了,我就每天哭,觉得是不是妈妈死了。我问我爸,她去哪儿了?还会不会回来?反正,这个阴影是很重的,我小时候特别怕我爸结婚,有时候做梦醒来,枕头整个都是湿的,因为梦见了我爸结婚。

  C:了解我之后,我愿意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,信任你之后,就会对你有安全感。其实就是聊天,以前我很不开心的时候会喝一点酒,然后随便抓一个人就开始讲,讲完我也假装没讲过。但现在这种举动对我来说太危险了。

  C:现在起码还有两三个好朋友我是愿意讲的,但我忙了之后他们也忙,也要面临工作的问题,打(电话)给他们他们也不能来我家了,该有男朋友的有男朋友,该有女朋友的有女朋友。

  C:我的狗。我床上有两只枕头,我睡一个,它睡一个,如果它都走了,我还会怕。

创富图库| 一肖一码| 红姐图库| 护民图库| 特彩吧高手| 4918摇钱网站| 香港管家婆| 118图库彩图| 三肖六码| 曾夫人论坛开奖|